您的位置 :首頁全部小說都市›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
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

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前夫又來搶萌寶

標籤: 厲北爵 江寶寶 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 都市
都市類型《江寶寶厲北爵免費閱讀》,現已上架,主角是江寶寶厲北爵,作者「前夫又來搶萌寶」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,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:愛了厲北爵十年,都沒有得到他的心,江寶寶決定不要他了! 甩掉豪門老公後,她帶着一對萌寶走上人生巔峰! 重遇前夫,她這才知道,他還偷了自己一個孩子! 很好,這梁子結大了,江寶寶決定,拿錢砸死他……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09-30 03:41
點擊閱讀

【掃一掃】手機隨心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由此可見,就算和秦亦言告狀也沒有什麼意義,反正都抵不過白羽菲的辯解。
所以她的選擇,是對的。
想着,柳心愛繼續道「我不想聽解釋,我只看菲兒以後還會不會繼續傷害小安。」
「她肯定不會的!」
「希望如此吧。」
秦亦言忍了又忍,最後還是發出了控訴「柳心愛,你說話一定要這樣端着嗎?」
面對這樣的控訴,柳心愛只覺得奇怪「我一直都是這樣說話的,我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。」
「那說明你一直都是錯的,說起來,你也沒比菲兒大幾歲,可你總是老氣橫秋的,難道你就不能像菲兒那樣活潑一點,撒個嬌什麼的?」
最後幾個字,秦亦言是毫無意識地說出來。
等他說出口就後悔了。
覺得自己提出了什麼鬼要求!
而他的這個要求也讓柳心愛愣了下。
隨後神色有些嫌棄。
這傢伙……竟然讓自己撒嬌?
真是強人所難。
不過說起來,她好像從小……就不擅長這個。
倒是她的妹妹很會用這個手段從父母那兒討點好處。
回想到過去,柳心愛的表情柔軟了一些。
只是很快……
她就發現身邊的男人一直在看着她。
這樣的打量讓柳心愛覺得不舒服,就主動扭過頭,問「怎麼了?」
秦亦言在柳心愛扭過頭的瞬間,便收回了視線,混若無事地說「你太久不笑了,我還以為你喪失了這種面部肌肉功能。」
「我平日里自然會笑的,只是沒在你面前笑而已。」
平淡的一句話,卻瞬間引起了秦亦言更大的不滿。
「什麼意思,覺得我讓你不愉快了?」
「那請問,最近有什麼愉快的事嗎?」
秦亦言嘴唇動了下,卻發現……
他最近和柳心愛不是冷戰,就是爭執,要麼就是互相傷害。
而這樣的婚姻生活,也和他的計劃相去甚遠。
可究其原因——
「是你太固執,不懂得變通,總是惹我生氣!」
秦亦言將責任都推到了柳心愛的身上。
柳心愛卻覺得自己沒有錯,明明是……
駁斥的話到了口邊,她又忍不住咽了回去。
她都能猜得到,她的話一出口,兩個人肯定又要爭執半天。
柳心愛有點疲倦。
而且和爭執比起來,她更想吃點熱乎的食物,暖一暖胃。
如此想着,柳心愛輕輕吹了下,喝起了核桃羹。
柳心愛喝得很專心,一口一口,不緊不慢。
讓人感覺……這碗核桃羹很好喝的樣子。
在她的感染下,秦亦言也品嘗了起來。
卻意外發現,這黑乎乎的東西竟然……味道還可以。
一時間,兩個人誰都沒說話。
氣氛難得的平和。
而這樣和諧的一幕,都被樓上的白羽菲看在了眼中!
她的手指緊緊抓着欄杆,嫉妒的火都要從眼睛裏噴出來了!
哥哥……竟然不陪着自己,反而陪那個賤人?
難道那個賤人比自己更重要嗎?!
難道哥哥忘了,自己才是病號,需要人關心嗎?!
真的是……
白羽菲呼吸急促,最後她眼睛一翻,直接倒在了地上!
聽到動靜的秦亦言抬起頭——
「菲兒!!!」
秦亦言站起身就向樓上跑去。
跑出幾步遠,又不忘對柳心愛命令道「別吃了,你也過來看看!」
看?
能有什麼,就是小女孩吸引人的把戲而已。
柳心愛心底默默嘆氣。
但也只能放下勺子,跟着秦亦言上樓。
被抱回房間之後,白羽菲幽幽轉醒,虛弱的問道「我這是怎麼了?」
「你剛剛在外面暈倒了。」
「暈倒了?對不起哥哥,我又讓你擔心了……」
白羽菲一臉內疚又脆弱的樣子。
但柳心愛已經對她同情不起來了。
她簡單看了下,確定白羽菲沒有任何問題,便想安靜地離開房間。
可白羽菲叫住她,還咬着唇,含着淚,弱弱地說道「嫂子對不起,之前是我不懂事,說了些胡話,也做了錯事,你別放在心上。」
柳心愛的神色沒什麼變化,只淡淡地道「我不會計較的。」
她這略帶施捨的語氣,讓白羽菲的眼底划過一絲陰鷙。
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。
隨後慶幸道「嫂子果然大度,將這個家也打理的很好,傭人對你尊敬有加,還處處護着你。」
這話聽上去,沒什麼不對。
可柳心愛總感覺……白羽菲話裡有話。
白羽菲收回視線,又扭頭看向秦亦言,面帶愧色地道「哥,發生了這些不愉快,嫂子都沒和你說過吧?嫂子真的很包容我,若是在家裡,我犯的錯恐怕早就被發現了。」
白羽菲倒是希望柳心愛找秦亦言告狀。
這樣她就有借題發揮的機會。
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……
柳心愛並沒有說。
但這一點都不影響她繼續找茬!
因為她剛剛就是在變相告訴秦亦言,柳心愛和他……並不交心。
秦亦言聽出來了。
可是他和柳心愛之間的關係……不也是這樣的嗎?
夫妻之間尚且如此,更何況她們兩人?
只不過,白羽菲並不知道其中的隱情罷了。
而秦亦言也不可能讓她知道。
輕輕呼吸了下,秦亦言拿出一家之主的做派,說道「一家人,就是互相包容,之前的不愉快,也就此打住吧。」
白羽菲巴不得這事過去,趕緊乖巧地點頭,臉上還帶着怯怯的笑。
至於柳心愛……
她的決定不重要,反正她就是個旁觀者。
但緊接着——
秦亦言開口道「菲兒,我看你過敏的癥狀已經消失得差不多,身體是不是沒什麼事了?」
白羽菲很想否定秦亦言的話。
只要她還是個病號,她就有很多機會折磨柳心愛!
但……
秦亦言都這樣說了,白羽菲只能乖巧地點點頭。
「既然如此,你也不需要照顧了,等哪天想去上班,就和我一起去公司。」
「我周二就可以去,這兩天,正好可以調整一下狀態。」
秦亦言認可了白羽菲的提議,輕輕點頭。
「既然如此……」
柳心愛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她原本只是看戲,但是事情和自己有關,才不得不開口,吸引了秦亦言的注意力。
見秦亦言看向自己,柳心愛這才繼續道「既然菲兒不需要我照顧,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實驗室了?」
「嗯。」秦亦言點頭。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